欢迎光临:

tslaanalysis

外汇投资 外汇实时行情网 13浏览 0评论
tsla analysis


1981年出生。


  早期也有过清仓和亏损的经历,直到20 08年才稳定盈利。


  与/ 林广茂/这个名字相比,/邦堂野蛮人/这个网名似乎更让投资者熟悉。


  他这样解释道。


  /邦堂野蛮/就是希望我和所有有缘的朋友分享和交流的思想和经验能够既好吃 又有营养。


   最重要 的是 不费吹灰之力,简简单单。


  /野蛮/源于/品质/。


  以文 取胜则野,以文取胜则史, 温文尔雅,然后 君子/。


  儒家思想要求的是君子。


  (我)不想也做不了君子,但至少要求我 做一个简单的野人。


   金价周四上涨,现货 黄金一度飙升近 23美元,刷新近三日高点至1730.66美元/盎司,美元和美债收益率回落,而严峻的 美国 周度失业金数据给 经济复苏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增加了黄金的避险吸引力。


  ZanerGroup高级副总裁PeterThomas表示,我们看到大量 买盘进来,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美元疲软,而且人们 预期刺激资金即将到来, 很多人会投资金属。


  BlueLineFutures首席 市场 策略师PhillipStreble则指出,这是结构性熊市中的向上修正,并补充称,金价可能攀升至1740美元,随后国债收益率恢复 升势将推动金价再度下跌。


   法国农业 信贷银行G10货币研究主管ValentinMarinov表示,耶伦之前 发表了明显偏鹰派的 言论,尽管后来作出澄清,但市场难免会出现大的躁动,“这些言论凸显了美国财政和金融官员正在进行的大辩论,及是否有必要开始讨论缩减现行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经济学人智库发表 报告称,预期美国总统 拜登提出总规模达4万亿美元的基础建设和就业的刺激计划,最终只有约一半即 2万亿美元能获得通过。


  拜登庞大规模的刺激方案令人关注会否导致通胀飙升或公共债务不能持续增长。


  报告认为,美国的通胀风险料较2007-08年环球金融海啸后的为大,但通胀失控风险依然较小。


  劳工市场复苏可能缓慢,2021年平均工资料将较去年下跌。


  报告预期今年美国通胀率处于约2%的稳定水平。


    扩大 交易主体和拓展 实需内涵是 在岸市场发展的关键  这波 人民币急涨背后的推手,是近期市场出现了人民币升值预期自我强化、自我实现的顺周期羊群效应。


  这暴露了在岸人民币 外汇市场发展的一些短板。


    众所周知,香港有一个无本金交割远期(NDF)人民币外汇离岸市场。


  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DF),NDF曾经是海外对冲或投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工具,NDF价格也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影子价格。


  尽管近年来因为DF崛起,NDF市场的活跃度和代表性有所下降,但仍可作为人民币汇率预期的一个重要参考。


  笔者就常用1年期NDF隐含的价格来反映可度量的人民币汇率预期。


    央行对NDF市场没有调控或干预。


  但无论市场出现单边升值或贬值预期,由于NDF交易的 参与者既有对冲汇率风险的套保者,也有押注汇率波动的投机者。


  这些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多元化,且交易没有限制,故即便出现单边预期,但只要大家预期不一致,NDF仍然可以随时出清。


  如有人预期人民币未来一年可能升值1%,有人预期是3%,那么,在1%至3%的预期差之间,买卖双方就可能达成交易。


    在岸市场的情形却截然不同。


  在岸市场上,无论即期还是衍生品交易,都有要基于合法合规的贸易投资需求的实需原则规范。


  无论在银行结售汇还是银行间市场,基本都要遵循这一要求,故市场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同质化,这就容易出现单边市场。


    现在,我们大力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新常态,聚焦主业,避免偏离风险 中性的“炒汇”行为,加强汇率风险管理。


  但由于坚持实需原则,在外贸进出口较大顺差的情况下,“风险中性”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未来的 结汇和购汇需求都应该凭单证进行对冲,则远期结售汇大概率将是远期净结汇。


  而因为银行与客户签订远期合约后,将通过近端拆入美元换成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来对冲远期净结汇的敞口。


  而这意味着银行将加大在即期市场提前卖出外汇的力度,进而加速即期市场人民币升值。


  可见,“风险中性”可以缓解微观市场主体的困境,却难以解决宏观层面的问题。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次抽样调查的结果,2019年,全球日外汇交易量6.60万亿美元。


  其中,美元日成交量5.82万亿,占88%;人民币日成交量2850亿,仅占4%,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的八种主要储备货币中排名最后。


  人民币日成交量中,在岸的即期交易占到全球人民币即期交易的52%,但远期和期权交易占比均为1/3稍强。


    于在岸市场,扩大交易主体,引入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者,同时拓展实需内涵,放松交易限制,此二者与丰富交易产品“三管齐下”,对于境内外汇市场发展至关重要。


  2005年“7·21”汇改以后,我们就鼓励“两非”入市,即允许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做结售汇业务,成为银行间市场会员。


  但因为没有放开相关交易限制,只相当于将之前银行柜台结售汇业务转到银行间市场办理,所以积极效果并不明显。


  到去年,非银行金融机构占境内外汇市场份额的比重仅有1.1%,而全球2019年此项平均占比为55%。


    此外,我国早在“7·21”汇改之初就推出了外汇和货币掉期业务。


  这是全球广泛使用的外汇衍生品。


  但因为境内执行实需原则较为严格,去年该项交易在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占比仅有5%,远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为43%的水平。


  而在汇率单边预期不强的情况下,本有助于减轻即期市场的外汇供求失衡压力。


  比如说,最近人民币升值较快,有些企业可能不愿意低位结汇,但又有本币支付需求,本可以通过近端卖出美元换取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交易来调剂。


  现在,因掉期业务的操作不够便利,企业可能选择被动结汇。


  

网友最新评论 (0)

{音乐代码}